第一最好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相恋。
第二最好不相知,如此便可不相思。
第三最好不相伴,如此便可不相欠。
第四最好不相惜,如此便可不相忆。
第五最好不相爱,如此便可不相弃。
第六最好不相对,如此便可不相会。
第七最好不相误,如此便可不相负。
第八最好不相许,如此便可不相续。
第九最好不相依,如此便可不相偎。
第十最好不相遇,如此便可不相聚。
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
安得与君相诀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





一个人打车去南岸的时候,林阴大道下,汽车缓缓驶进梧桐树包围的胡同,突然车里响起童安格的老歌《花瓣雨》。舒缓的音乐,低低的嗓音,美丽的花瓣雨,心境忽悠的变得那么宁,那么静。

车里一直反复的放着这首歌,到站了,我却不想下车,也许是因为这首歌,也许是因为留连这一份心境。回家后,上网找出这首歌,反复的听着。

本来是一首伤感的歌,此刻听来却没有了太多伤感的情愫。跟随歌声,仿佛自己也邂逅了那一场花瓣雨。

风中,花瓣簌簌的坠落,轻轻的敲打着我的脸。我迎风御立,衣袂飘飘,长长的发丝间,还残留暗香,盈盈绕饶着。素手在空中轻盈的划过半个圆弧,滑落于手心的花瓣,随次第轻轻打开的纤指,娇柔的绽放着,哪怕即将随风逝去,依然骄傲的美丽着。

风不语,花不语,我不语。


去桃源山庄的时候,邂逅过一场花瓣雨,渴望倚石而眠的我,有短暂的迷离,或许随花同眠是一种浪漫,更是一种解脱。眼角晶莹的泪滴滑过之后,开出一朵素洁的花,飞扬着,果然而骄傲的迎接那一场场心碎与不安。

花瓣为盔,长风为剑,我在肆意而喧嚣,柔和而狰狞的红尘中,心无起伏的飒飒挥舞着。眼前浮现你微笑的脸,收复了我心的魔剑,“莫怒,莫怨,莫叹,莫悲”,空中轻灵的心语,如佛祖的低吟。而我手心的曼佗罗渐渐的枯萎,最终化成水,变做雾,飘然逝去。。。

而那手心纠缠的曲线,渐渐模糊了双眼。慌乱交替的狂啸不安,迷茫沉溺,也一点点的淡如烟,轻如尘,袅袅丝丝,变幻成一副水墨的清影。


莲花池,莲叶田田,素洁的荷花一尘不染的立于墨色的水中。取下一朵待放的荷花,蘸墨而书,轻盈的腾空而起,手随心狂草落笔,心也在那一刻自在的飞翔。泼,勾,挑,染;喜,怒,哀,乐。我在水墨中,行云流水,温婉而书。而那随意洒落的一滴滴墨汁,恰似我慌乱而浮躁的心迹,漫漫浸润于尘世的宣纸中,而逐渐变得从容又淡定。

世人奔走匆忙中,我掀开红尘的一角,孤傲的遗世独立着。不念尘缘如水,心泪如柱,不念世态炎凉,秋风落叶,不念人情冷暖,英雄末路。只顾细心描摹着一副副山水画意,水墨情愫。浓淡交润,黑白相戚中,我撒下青春的花瓣,点缀其中。一颗不愿老去的心,走过盈盈秋水,烁烁严冬,停靠于青绿的江南岸,轻梳的杨柳风。


备一盏淡淡的清酒,以酬路人仰望的辛酸。盈盈浅笑间,遗忘了来时的曲折路,何时,你我曾对望过,何时,你我又一笑而过。如果想扣住跳动的心,却又按耐不住世间的繁华,那么,让我把你描摹进一副水墨的画里,放飞心情,自在的翱翔,卸下烦恼,轻松的吟唱。

随浓随淡的心绪,或烈或清的盏酒,尤喜尤悲的胸情,都慢慢浸润于逐渐化开的尘心里,无晴也无雨。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水墨画里,重墨是你我的多情,淡影是从容看世情的心,喜悲是墨枝间悄然绽放的嫣红雪梅,愁苦是一笔带过的水墨浮云。

行走于水墨山水间,我远远看见你对世人微笑着,若有痕,若无痕。浅笑间,捻一朵花,舞一池墨,吟一支曲,对一世风。



tianya好久不见琴心了哈
来这里坐个沙发
qinbuyu天涯好,好久不见:)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
marsLQ捻一朵花,舞一池墨,吟一支曲,对一世风...


握一支傲梅 望一池澜波 踏一路坎坷 品一世风尘...
人之潇洒 莫不是两袖清风 坐看风月罢


妖妈(游客)我学过几天国画,更能体会到你文章的心境,读你文完全沉浸于其中。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
发表评论:
浙江博客欢迎您!